首頁 > 金庸訪談 > 正文

金庸談筆下的美女
2014-11-19 19:43:17  作者:蕭薔 金庸  來源:網絡轉載  評論:0 點擊:

  香港武俠小說家金庸到臺灣參加他的小說國際學術研討會,應邀與臺灣演員蕭薔(主演過《一簾幽夢》等電視連續劇)作了一次生動有趣的對談。蕭薔是金庸迷,金庸也認為“蕭薔人美料多”。
  在作品中塑造過眾多“美女”的金庸與生活中的美女蕭薔對話,當然有別樣情趣。以下是談話內容:

  蕭:我是您的忠實讀者,雖然沒有像學者那樣去分析討論,不過我覺得您的小說對我影響很大,尤其是其中對女人描寫,非常細膩。
  金:謝謝,不過我到美國開會時,卻有人覺得我不懂女人。蕭:怎么會?我覺得像《天龍八部》當中,蕭峰偷聽段正淳和馬夫人說話,描寫馬夫人的聲音“膩中帶澀,軟洋洋的,說不盡的婉轉纏綿,令人神為之奪,魂為之銷。”我都把它背下來,如果我說話有她一半的功力就好了!金:美女在你面前說話,令人“神為之奪,魂為之銷”的可能性比較大,像這樣在隔壁聽到就這么厲害,可見馬夫人是真的美極了。
  蕭:除了聲音,還有在外貌方面的形容,像郭靖第一次看到黃蓉穿女裝的描寫:“肌膚勝雪,絕色容光,不可逼視。”您覺得美人都是漂亮到令人不可直視嗎?
  金:這是因為郭靖一直住在沙漠,蒙古小姐大概不太美,不像江南的美女,所以月光之下第一次看見黃蓉就驚呆了,他是因所見不多,才有這種感覺。
  蕭:您書中對女性角色的形容,趙敏是著墨最多的一個,像“艷麗不可方物”,我一直在想,只有夕陽才會給我艷麗不可方物的感覺,您這么寫趙敏,真令我羨慕。
  金:趙敏是我比較喜歡的角色,因為她的個性比較復雜,不像有的女孩個性很簡單,像雙兒就是。
  蕭:書中還有很多小細節,像趙敏在酒店見張無忌,在小杯子上留下胭脂令張無忌癡癡難忘。我也試過很多次在喝東西時留下口紅印,卻沒有一個人注意我!我從此就憤而喝完就把它擦掉。您是如何注意到這些細節的?
  金:是想像的,如果對這個女人沒感覺,她做什么都還是沒感覺呀!有感覺,什么細節都會注意到了。
  記:(報刊記者,下同)《倚天屠龍記》中,殷素素死時對張無忌說“漂亮女人說的話不可相信”,倪匡評說金庸留下了一個謎團。您為什么說漂亮女人說的話不可信?您被美人騙過嗎?
  金:她是教訓兒子,因為她死前想到男女之間的問題,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,但她已經沒時間教兒子了,就用很簡單的一個原則讓兒子記住。
  蕭:您可不可以用一句話形容我?
  金:我將來如果寫愛情小說,就把你當作主角寫進去,而且會空前絕后的美。
  記:您筆下有很多聰明漂亮的女孩子,但很多人對她們沒多少好感,認為她們不適合做老婆,您覺得呢?
  金:做情人、老婆的都要聰明比較好。(記者插問:聽說您欣賞黃蓉,卻不敢娶黃蓉?)如果世界上有黃蓉,愿意嫁給我,我當然要娶了,這樣人生會豐富很多。
  記:您寫的愛情故事都在古代,比較含蓄,現在社會步調快,您書中的愛情還存在嗎?
  金:其實中國古代的愛情發展步調很快,因為男女見面很難,一見面馬上就要表示、要行動,一錯過,下次可能沒有見面的機會了。現在反而可以常見面,步調反而慢了。
  金:段正淳這種人你可以接受嗎?
  蕭:段正淳在當下說愛你時,是全心全意的;但之前和之后就不知道了,所以每個女友都愿意為他而死呀!
  金:其實跟一個人交往,感受很深刻,也不一定要天長地久,雖說愛情重恩義,但閃電式的愛情也有很驚心動魂的,兩三天也可抵20年。
  蕭:您喜歡驚心動魄還是細水長流的愛情呢?
  金:有驚心動魄也很好。
  蕭:您小說中很多咬人的情節,像蛛兒咬張無忌、趙敏咬張無忌、小康咬段正淳。嘴巴是很親密的器官,為什么要用來咬人呢?您被女人咬過嗎?金:暫時沒有!其實咬人是感情強烈的表現,是不自覺的。
  記:您如何面對自己的文字作品被改編成的影視?
  金:文字改編成的影視很難,因為看小說,自己的腦中會創造過程,化作一角色,和他發生化學作用;但是,化成影視,驚心魂魄的感受就沒了。
  記:所以您覺得不論誰來演,影視永遠都趕不上文字?
  金:很難,其實演員的問題不大,但整個故事情節都改掉就很不好。我很喜歡的作品,就像我的兒子女兒,今天我有事出門,把他托人照顧,結果卻被打了,你說痛不痛心?作品被加東加西、東改西改,感覺就像兒子被打。
  蕭:我覺得不只是痛心,我看到這些影片覺得好像它們只是一幕幕動作而已,對我沒有任何意義。看到這些影片,才更覺得您作品的偉大。所謂“武戲文唱”,武俠小說很重要的是動作,您把它寫得好、招式也好,而這是很難拍出來的吧!
  金:寫小說時,會把感情放進去,這很難拍出來。我現在看到《天龍八部》阿朱死的那段還會哭呢!別人自己創造一個故事,我當然更不高興。

相關熱詞搜索:筆下 美女

上一篇:金庸論中國歷史大勢
下一篇:小說創作的幾點思考

收藏
球探下载ios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