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“神照功與連城劍法”
2016-12-22 15:13:11  作者:霍軍  來源:《論劍》  評論:0 點擊:

  
 
  人生要面對的欲望無數,其中金錢可推第一,人們好名、愛權、喜美色,但在具體實施上,都可歸結到錢那兒。錢是用來購買物品的,但也有人用它來購買人生中的一切,包括靈魂。錢是一種符號,一種替代品,它用最便捷、最簡單的方式代表了物質利益,因而,錢是人們追求簡化、簡單的產物。妙用無窮的錢像方便食品,引誘人走向簡單的結果,而摒棄豐富的情感、生動的細節和充滿生命活力的過程。錢的本性要求人們急功近利。我們從道德上貶斥愛財如命之人,既是在批評一種放棄人生豐富過程的、單調干枯的生活態度。這種態度是靈魂死滅的征兆,是人性的死敵,是人類生活的陷阱。當人們一味追求金錢時,他們的靈魂要么被擠在“孔方兄”的狹窄中,長出暗綠的銅銹,在慳吝的封閉中窒息;要么被金屬的沉重壓成薄薄的紙張,失去自身的血肉和重量,被別人傳來遞去。一味嗜財只會使人靈魂受損,德行殘缺。 
  我們需要保護我們的心靈。神秀大師講得好:“身為菩提樹,心是明鏡臺,時時勤拂拭,莫使染塵埃。”成為錢奴而放棄人情的葛朗臺,成為放棄自身感覺的潑留希金,成為狡詐慳吝、兇殘嗜血的夏洛克,成為把生命串在錢眼里腐朽卑俗的嚴監生,都是不幸之至。這樣的人的一生,是對生命的浪費和褻瀆! 
  金錢腐蝕生命,那么,什么東西能護佑靈魂的純凈呢?
 
  二 
 
  《連城訣》一書中,武功描寫并不算多。書中至高武功,是連城劍法和神照功。狄云忠厚善良,屢遭不幸,終成一代大俠,他所依憑的,是死囚丁典傳給他的神照功。此功是書中武林第一奇功,威力無窮。如何妙用,金庸先生所示不多。丁典得自梅念笙,丁典也成了一代大俠。梅念笙為此功原來的傳人,似乎并未練成這套內功。不然,也不會被三個武藝平平的徒兒圍攻而死了。有惡徒如此,梅念笙當然不是德高的師長,武功未臻化境,原是人品未到極品之兆。內功不足,鎮不住徒弟邪性,連自家性命也不能保全。可悲的師父!梅念笙臨死前,將神功及連城劍法一并授予好心救他的丁典,并說明,徒兒們欲奪《連城劍譜》,已經得手,但沒有劍訣,什么用也沒有。然而所謂劍訣,也不過一些數目字,證之那冊用藥水顯影的《唐詩別輯》,可湊成幾句話,指明荊州城中一個埋著無數財寶的大金庫。可見,那不是劍訣,而是寶藏秘訣,它無益于武功,只有助于貪欲。 
  《連城劍譜》的劍法既然名動天下,它的真正劍訣是什么呢?神照功到底有何妙用,威力又如何呢?
 
  三 
 
  狄云出身于民風淳樸的湘西,是地道的農家子弟,從戚長發學習武藝。他天性淳厚,老實誠懇。后隨師出山,到了梅門之徒欺師滅祖、爭奪劍譜的地方荊州。他像一張白紙,被突如其來的許多污水當頭淋濕,厄運從此開始。純潔的狄云由此見識了太多的江湖風云、陰謀詭計、血腥殘殺和人性墮落。 
  萬震山擁豪宅大院,徒弟眾多,欲心熾烈,對連城劍法仍然孜孜以求。為奪劍訣,與戚長發翻臉,設奸計殺害同門,為兒子奪占戚芳,用毒計將狄云送入大獄。 
  言達平喬裝老丐,暗授狄云打架技巧,跳動戚長發與萬震山的拼爭。 
  戚長發用心險惡,故意將連城劍譜錯教女兒和徒弟,蒙騙兩位師兄弟。 
  三人技出同門,先是殺害師父,后又手足相殘,互相算計,無所不用其極。他們要劍訣,更要財寶,以至仁義全無,厚顏無恥,機關算盡,毒計百出。他們不要家庭,不要親情,不要師長兄弟,不要誠信互愛,只盯著一樣東西——財寶,為此使盡渾身解數,最終害人害己,走向絕路。 
  萬門眾徒個個恃武凌弱,不講道義。萬圭要奪占戚芳,同門便群起相助。 
  凌退思貴為知府,學識淵博,升官機會良多,一旦盯住了荊州財寶,則全然失去了人性,不惜以女兒為餌,誘丁典上鉤。誘騙不成,便用盡酷刑,倍加摧殘,欲得丁典口訣。他不顧女兒死活,生生奪走她的心愛之人,致女兒于死地;又施毒計,毒殺丁典,但他就是得不到近在手邊的劍訣。他的瘋狂的財欲把自己誘上了家破人亡的絕路,至死也不悔悟。 
  鈴劍雙俠恃名自高,有為民除害之心,無察己識惡之眼,耀武揚威,錯害好人,連累自己。 
  江南陸、花、劉、水,號稱“落花流水”四大俠,理應是武藝高強、行俠仗義的四條好漢,但為威名所驕,輕敵貿進,在血刀老僧一個惡人手中一敗涂地。生死關頭,俠名素著的花鐵干露出了他仁心不固、俠道淺薄的真實嘴臉。一代大俠被殺氣騰騰的邪魔嚇得斗志全無,屈膝求饒。待強敵一去,他又污言穢語,威逼水笙,欺凌弱小。且為填飽肚子,生食兄弟遺體,其豺狼野性,令人發指。 
  血刀門眾僧個個奸邪兇殘,燒殺淫擄,無惡不作。血刀老僧武功高強,詭計百出,但比之花鐵干,他還算得上坦蕩的惡人。
 
  四 
 
  和這些人相比,狄云保持了他的厚道、誠實和善良。萬圭奪他心上人,將他送入大獄;丁典懷疑他,毒打他;凌退思、萬震山追殺他;惡僧寶象逼他要吃他;血刀老僧脅迫他;水笙排斥他,當他是小惡僧,縱馬踹斷他腿骨;師父戚長發自小欺騙他,拿他當工具和誘餌。人世和社會給了他太多的侮辱、欺騙和傷害,他如一只潔白無助的待宰的羔羊。但種種的不幸和打擊,只讓他增加了對惡人的認識,讓他變得更清醒,更勇敢,更強健。人間的陰謀毒計、欺騙背叛、貪婪絕情、殘忍不義,只襯出了他的純潔善良,使他變得更加堅定無欺。 
  當一個個罪惡的謎底向他揭開后,他只是多了對這充滿貪欲的世界的厭棄。他爬出了暗無天日、充滿血腥的死牢,躲過了惡人的圍追堵截和吃人的血盆大口,闖出了充滿邪惡和虛偽的雪谷,離棄了正在貪欲驅使下神智發昏的荊州的人群,維護了自己靈魂的純凈。在最艱難痛苦的時候,他沒有放棄自己的誠實和善良。他忠于真朋友丁典,不惜以生命護佑他的尸身,最終完他心愿,使他與凌小姐合葬。他忠于師父,一直不相信他會欺騙自己,直到最后。他一直深愛師妹,最后接受了她的托孤。他一直庇佑孤弱的水笙,使她免受惡人的玷污。他珍惜真情,根本無視千萬財寶。他的所作所為,保持了對邪惡和貪欲的清醒。 
  反過來,那些美好的情感,那些真誠的人們,也一直滋養著他,護衛著他,讓他的身心免受滅頂之災。戚芳懷疑過狄云,但正是她的關懷,才使狄云在獄中活了下來;正是她的幫助,又讓狄云逃出了荊州。丁典摯愛凌霜花,這份愛熾烈、純潔、執著,沒有貪心,沒有邪念。為此,他不惜多年坐牢,無怨無悔。丁典的這份美好堅貞的愛情深深影響了狄云,使他更加向往淡雅如菊的人生境界。水笙在雪谷中默默地認識了狄云的內心,她那女性的細膩關懷使狄云凄涼的心漸漸溫暖…… 
  狄云有善良自佑,狄云得善人呵護,狄云沒有扭曲自己的心靈,實在是他有維護自己靈魂純潔的法寶——真和善。這就是他的神照功。這神照功,梅念笙沒練成,戚、萬、言三個惡徒得不到,因而,他們的武功在成長了的丁典看來,實在不值一哂,他們的連城劍法沒有神照功的內功作根基,自然平平無奇;他們的人格沒了真和善作底氣,只會卑污低俗,可悲可笑。由此看來,曾在江湖上享有盛譽的連城劍法是有它根本的劍訣的,但不是那藏寶的口訣,而是神照功;真正的大俠其人格力量也是有他的根本要訣的,那就是他那發自厚道心靈的善良、誠實和質樸。 
  可笑的是,戚、萬、言三人苦索連城劍訣,最終卻認定了那些標志財寶的數目字,這是必然的。因為,他們本來缺少對神照功的認識,師父梅念笙看出了他們的歹毒,沒傳給他們。他們更缺少像神照功那樣的精神人格。所以,他們武功低微,貪婪求財,害人更害了自己。 
  真正價值連城的,不是財寶,而是那份為人的厚道。 
  狄云靈臺明凈,神如燈照。他雖然只得師父傳了似是而非的連城劍法,但一旦練成了神照功,他的武功立刻就能威力無敵。奇妙的是,神照功本須多年修煉,但狄云遭遇坎坷,再加丁典這個明師指點,他修神照功進境迅速。雪谷中,他被血刀老僧所扼,生死之間,居然經脈打通,神功告成,于是,踹死血刀僧,震懾花鐵干。其實,這武功的飛躍是一次人性的復蘇,是一次自我的真正覺醒。在這之前,他還看不清人世的欺騙和虛偽,他還不懂得反擊邪惡,他不知如何保護自己和水笙,他不明白如何對待血刀老僧的救命之恩。他如一個無知的孩子走在人性豐繁的叢林中,辨不清方向,無力保護自己,無法與惡人抗衡。但正是這種經歷的積淀,正是被奸人利用、被小人欺侮、被惡人追逼的種種磨難的錘煉,使他的精神變得強健了,成熟了,而在那一刻達到了質的飛躍。 
  只有樸素原初的厚道是不夠的,厚道純良的本性必得在與邪惡的較量中不離本道,愈洗愈白,愈磨愈堅,才能真正顯示它堅韌的力量。“淘盡狂沙始見金”,狂沙洗去,美玉才能更見其皎潔,黃金才能閃爍出它本來的金燦燦的光芒。 
  神照功在瞬間的成功,無疑象征了狄云精神上的成熟和覺醒。有了這樣的飛躍,他才能武功大成,強體健魄,鋤奸抗惡;有了這樣的飛躍,他才能撥開迷霧,神明自得,人格獨立。 
  為了與花鐵干對抗,狄云學習了血刀門的邪派武功,用血刀刀法與奸徒周旋。這是另一個飛躍:識破了正派的高傲和虛偽,以邪補正,武學也罷,人格也罷,才能達到無敵的化境。
 
  五 
 
  面對豐繁的世界,我們的靈魂,該有什么樣的神照功呢? 
  金錢是人生的必需,但完全依賴金錢,金錢就成了靈魂的主宰。喪失了靈魂的人,人性之殘缺,一如連城劍失掉了劍訣。 
  人需要一種內力。這內力,來自艱苦的人生磨練,來自對復雜世界的豐富經驗,來自對純真淳樸天性的保持,來自對花花外相的清醒,來自對自我的徹底認識,來自自我的創造和強健。只有天生的樸素,人無法面對殘酷的社會法則。人必須使自己成長,并在成長中保持自我本色。一個強健的自我所擁有的本色的自我認識,就是我們必須得到的神照功。

相關熱詞搜索:神照功 連城劍法 論劍

上一篇:修正版:郭靖追黃蓉到底花了多少錢
下一篇:三尸腦神丹與吸星大法

收藏
球探下载ios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