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回 血刀老祖
2014-06-17 15:31:32  作者:金庸  來源:金庸作品集新修版  評論:0 點擊:

  狄云見四下里閑人漸圍漸多,脫身更加難了,舉刀舞動,喝道:“快給我讓開!”左腋下撐著那條短槳,便向東首沖去。圍在街頭的閑人發一聲喊,四散奔逃。那四名公人叫道:“采花淫僧,往哪里走?”硬著頭皮追了上去。狄云單刀斜指,手腕翻處,已劃傷了一名公人手臂。那公人大叫:“拒捕殺人哪!拒捕殺人哪!”

  水笙催馬走開。汪嘯風縱馬上前,馬鞭揚出,唰的一聲,卷住了狄云手中單刀,往外急甩。狄云手上無力,單刀立時脫手飛出。汪嘯風左臂探出,抓住了他后頸衣領,將他身子提起,喝道:“淫僧,你在兩湖做下了這許多案子,還想活命不成!”右手反按劍把,青光閃處、長劍出鞘,便要往狄云頸中砍落。

  旁觀眾人齊聲喝彩:“好極,好極!”“殺了這淫僧!”“大伙兒咬他一口出氣!”

  狄云身在半空,全無半分抗拒之力,暗暗嘆了口氣,心道:“我命中注定要給人冤枉,那也沒法可想。”眼見汪嘯風手中的長劍已舉在半空,他微微苦笑,心道:“丁大哥,不是小弟不愿盡力,實在我運氣太壞。”

  忽聞得遠處一個蒼老干枯的聲音說道:“手下留人,休得傷他性命。”

  汪嘯風回過頭去,見是一個身穿黑袍的和尚。那和尚年紀極老,尖頭削耳,臉上都是皺紋,身上僧袍的質地顏色和狄云所穿一模一樣。汪嘯風臉色立變,知是青海血刀僧一派,舉劍便向狄云頸中砍落,準擬先殺小淫僧,再殺老淫僧。劍鋒離狄云的頭頸尚有尺許,猛覺右手肘彎中一麻,已遭暗器打中穴道。他手中長劍軟軟垂了下來,雖力道全無,但劍刃鋒利,仍在狄云的左頰劃了道血痕。

  那老僧身形如風,欺近身來,揮掌將汪嘯風推落下馬,左手抓起狄云,右腿一抬,竟在平地跨上了黃馬馬背。旁人上馬,必是左足先踏上左鐙,然后右腿跨上馬背,但這老僧既不縱躍,亦不踏鐙,一抬右腿,便上了馬鞍,縱馬向水笙馳去。

  水笙聽得汪嘯風驚呼,當即勒馬。汪嘯風叫道:“表妹,快走!”水笙微一遲疑,掉轉馬頭,那老僧已騎了黃馬追到。他將狄云往水笙身后的白馬鞍子上放落,正要順手將她推下,水笙已拔出長劍,轉身向他頭頂砍落。那老僧見到她秀麗的容貌,不禁一怔,說道:“好美!”手臂前探,點中了她腰間穴道。

  水笙長劍砍到半空,陡然間全身無力,長劍當啷落地,心中又驚又怕,忙要躍下馬來,突覺后腰上即酸痛麻軟,雙腿已不聽使喚。那老僧左手牽住白馬韁繩,雙腿力挾,黃馬、白馬便丁當丁當、丁玲玲,丁當丁當、丁玲玲地去了。

  汪嘯風躺在地下,大叫:“表妹,表妹!”眼睜睜瞧著表妹為兩個淫僧擄去,后果不堪設想,可是他全身酸軟,竭盡平生之力,也動彈不了半分。

  但聽得那些公人大叫大嚷:“捉拿淫僧啊!”“血刀惡僧逃走了!”“拒捕傷人啊!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狄云身在馬背,一搖一晃地險些摔下,自然而然地伸手一抓,觸手之處,只覺軟綿綿的,低頭看時,見抓住的正是水笙后背腰間。水笙大驚,叫道:“惡和尚,快放手!”狄云也即吃驚,急忙松手,抓住了馬鞍。但他坐在水笙身后,兩人身子無法不碰在一起。水笙只叫:“放開我,放開我!”那老僧聽得厭煩,伸過手來點了她啞穴,這么一來,水笙連話也說不出來了。

  那老僧騎在黃馬背上,不住打量水笙的身形面貌,嘖嘖稱贊:“很標致,好得很!老和尚艷福不淺。”水笙嘴巴雖啞,耳朵卻不聾,只嚇得魂飛魄散,差一點便即暈去。

  那老僧縱馬一路西行,盡揀荒僻處馳去。行了一程,覺兩匹坐騎的鸞鈴之聲太過刺耳,叮當叮當、丁玲玲的,顯然是引人來追,當即伸手出去,將金鈴、銀鈴一個個都摘了下來。這些鈴子是以金絲銀絲系在馬頸,他順手一扯便扯下一枚,放入懷中之時,每只鈴子都已捏扁成塊。

  那老僧不讓馬匹休息,行到向晚,到了江畔山坡上一處懸崖旁,見地勢荒涼,四下里既無行人,又無房屋,將狄云從馬背抱下,放在地上,又將水笙抱下,再將兩匹馬牽到一株大樹下,系在樹上。他向水笙上上下下地打量片刻,笑嘻嘻地道;“妙極!老和尚艷福不淺!”這才盤膝坐定,對著江水閉目運功。

  狄云坐在他對面,思潮起伏:“今日遭遇當真奇怪之極。兩個好人要殺我,這老和尚卻來救了我。這和尚顯然跟寶象是一路,決不是好人,他若去侵犯這姑娘,那便如何是好?”大色漸漸黑了下來,耳聽得山間松風如濤,夜鳥啾鳴,偶一抬頭,便見到那老僧猶似僵尸一般的臉,心不由得怦怦亂跳,斜過頭去,見到草叢中露出一角素衣,正是水笙倒在其中。他幾次想開口問那老僧,但見他神色儼然,用功正勤,始終不敢出聲打擾。

  過了良久,那老僧突然徐徐站起,左足蹺起,腳底向天,右足站在地下,雙手張開,向著山凹里初升的一輪明月。狄云心想:“這姿式我在哪里見過的?是了,寶象那本小冊之中,便繪得有這個古怪的圖形。”但見那老僧這般單足站立,竟如一座石像一般,絕無半分搖晃顫抖。過得一會兒,呼的一聲,那老僧陡然躍起,倒轉了身子落將下來,雙手在地下一撐,便頭頂著地,兩手左右平伸,雙足并攏,朝天挺立。

  狄云覺得有趣,從懷中取出那本冊子,翻到一個圖形,月光下看來,果然便和那老僧此刻的姿式一模一樣,心中省悟:“這定是他們門中練功的法子。”

  眼見那老僧凝神閉目,全心貫注,一個個姿式層出不窮,一時未必便能練完,狄云將冊子放回懷中,心想:“這老僧雖救了我性命,但顯是個邪淫之徒,他擄了這姑娘來,分明不懷好意。乘著他練功入定之際,我去救了那姑娘,一同乘馬逃走。”

  他明知此舉十分兇險,可總不忍見水笙好好一個姑娘受淫僧欺辱,當下悄悄轉身,輕手輕腳地向草叢中爬去。他在牢獄中常和丁典一齊練功,知道每當吐納呼吸之際,耳聾目盲,五官功用齊失,只要那老僧練功不輟,自己救那姑娘,他就未必知覺。

  他身子一動,斷腿處便痛得難以抵受,只得將全身重量都放在一雙手上,慢慢爬到草從間,幸喜那老僧果然并未知覺。低下頭來,只見月光正好照射在水笙臉上。她睜著圓圓的大眼,臉上神色顯得恐怖之極。狄云生怕驚動老僧,不敢說話,便打個手勢,示意自己前來相救。

  水笙自遭老僧擄到此處,心想落入這兩個淫僧的魔手,以后只怕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,所遭的屈辱不知將如何慘酷,苦于穴道被點,別說無法動彈,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。她給老僧放在草叢之中,螞蟻蚱蜢在她臉上頸中爬來爬去,已萬分難受,這時忽見狄云偷偷摸摸地爬將過來,只道他定然不懷好意,要對自己非禮,不由得害怕之極。狄云連打手勢,示意救她,但水笙驚恐之中,將他的手勢都會錯了意,只有更加害怕。

  狄云伸手拉她坐起,手指大樹邊的馬匹,意思說要和她一齊上馬逃走。水笙全身軟軟地全然使不出力。狄云若雙腿健好,便能抱了她奔下坡去,但他斷腿后自己行走兀自艱難,無論如何不能再抱一人,唯有設法解開她穴道,讓她自行。只是他不明點穴解穴之法,只得向水笙連打手勢,指著她身上各處部位,盼她以眼色指示,何處能夠解穴。

  水笙見他伸手向自己全身各處東指西指,不禁羞憤到了極點,也痛恨到了極點:“這小惡僧不知想些什么古怪法門,要來折辱于我。我只要身子能動,即刻便向石壁上一頭撞死,免受他百端欺侮。”

  狄云見她神色古怪,心想:“多半她也是不知。”眼前除了解她穴道之外,更沒第二條脫身逃走的途徑,可是說什么也不敢開口,暗道:“姑娘,我是一心助你脫險,得罪莫怪。”當下伸出手去,在她背上輕輕推拿了幾下。

  這輕輕幾下推揉,于解穴自然毫無功效,但水笙心中的驚恐卻又增了幾分。她表哥汪嘯風自幼在她家跟她父親學藝,和她青梅竹馬,情好彌篤,父親也早說過將她許配給表哥。兩人雖時時一起出門,行俠江湖,但互相以禮自持,連手掌也從不相觸。狄云這么推拿得幾下,她淚水已撲簌簌地流了下來。

  狄云微微一驚,心道:“她為什么哭泣?嗯,想必她給點穴之后,這背心的穴道一碰到便劇痛難當,因此哭了起來。我試試解她腰里穴道。”于是伸手到她后腰,輕輕捏了幾下。這幾下一捏,水笙的眼淚流得更加多了。狄云大為惶惑:“原來腰間穴道也痛,那便怎生是好?”他知道女子身上的尊嚴,這胸頸腿腹等處,那是瞧也不敢去瞧,別說去碰了,尋思:“我沒法子解她穴道,若再亂試,那可使不得。只有背負她下坡,冒險逃走。”于是握著她的雙臂,要將她身子拉到自己背上。

  水笙氣苦已極,驚怒之下,數次險欲暈去,見他提起自己手臂,顯是要來解自己衣衫,一口氣塞在胸間,呼不出去。狄云將她雙臂一提,正要拉起她身子,水笙胸口這股氣一沖,啞穴突然解了,當即叫喚:“惡賊,放開我!別碰我,放開我!”

  這一下呼叫突如其來,狄云大吃一驚,雙手一松,將她摔落在地,自己站立不穩,雙腿軟倒,壓在她身上。

  水笙這么一叫,那老僧立時醒覺,睜開眼來,見兩人滾作一團,又聽水笙大叫:“惡僧,你快一刀將姑娘殺了,放開我。”那老僧哈哈大笑,說道:“小混蛋,你性急什么?你想先偷吃師祖的姑娘么?”走上前來,一把抓住狄云背心,將他提起,走遠幾步,才將他放下,笑道:“很好,很好!我就喜歡你這種大膽貪花的少年,你斷了一條腿,居然不怕痛,還想女人,妙極,妙極,有種!很合我脾胃。”

  狄云為他二人誤會,當真哭笑不得,心想:“我若說明真相,這惡僧一掌便送了我性命。只好暫且敷衍,再想法子脫身,同時搭救這姑娘。”那老僧道:“你是寶象新收的弟子,是不是?”不等狄云回答,咧嘴一笑,道:“寶象一定很喜歡你了,連他的血刀僧衣也賜了給你,他那部《血刀秘笈》有沒傳給你?”

  狄云心想:“《血刀秘笈》不知是什么東西?”顫抖著伸手入懷,取出那本黃紙冊子。那老僧接過來翻閱一遍,又還了給他,輕拍他頭頂,說道:“很好,很好!你叫什么名字?”狄云道:“我叫狄云。”那老僧道:“很好,很好!你師父傳過你練功的法門沒有?”狄云道:“沒有。”那老僧道:“嗯,不要緊。你師父哪里去了?”狄云哪敢說寶象不是自己師父,且早已死了?只得隨口道:“他……他在江里乘船。”

  那老僧道:“你師父跟你說過師祖的法名沒有?”狄云道:“沒有。”那老僧道:“我法名便叫做‘血刀老祖’。你這小混蛋很討我歡喜。你跟著師祖爺爺,包管你享福無窮,天下的美貌佳人哪,要哪一個便抱哪一個。”

  狄云心想:“原來他是寶象的師父。”問道:“他們罵你……罵咱們是‘血刀惡僧’,師……師祖是咱們這一派的掌教了?”血刀老祖笑道:“嘿嘿,寶象這混蛋的口風也真緊,家門來歷,連自己心愛的徒兒也不給說。咱們這一派是青海黑教中的一支,叫做血刀門。你祖師是這一門的第四代掌教。你好好兒學功夫,第六代掌教說不定便能落在你身上。嗯,你的腿斷了,不要緊,我給你治治。”

  他解開狄云雙腿的傷處,將斷骨對準,從懷中取出一個瓷瓶,倒出些藥末,敷在傷處,說道:“這是本門秘制的接骨傷藥,靈驗無比,不到一個月,斷腿便平復如常。咱們明兒上荊州府去,你師父也來會齊。”狄云心中一驚:“荊州我可去不得。”

  血刀老祖包好狄云的傷腿,回頭向水笙瞧瞧,笑道:“小混蛋,這妞兒相貌挺美,不壞,當真不壞。她自稱什么‘鈴劍雙俠’。她老子水岱自居名門正派,說是中原武林中的頂兒尖兒人物,不自量力地要跟咱們血刀門為難,昨天竟殺了你一個師叔。他奶奶的,想不到他的大閨女卻給我手到擒來。嘿嘿嘿,咱爺兒倆要叫她老子丟盡臉而,剝光了這妞兒衣衫,縛在馬上,趕著她赤條條地在一處處大城小鎮游街,叫千人萬人都看個明白,水大俠的閨女是這么一副標致模樣。”

  水笙的心怦怦亂跳,嚇得只想嘔吐,不住轉念:“那小的惡僧固惡,這老的更加兇暴,我怎樣才能圖個自盡,保住我軀體清白和我爹爹顏面?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忽聽得血刀老祖笑道:“說起曹操,曹操便到,救她的人來啦!”狄云心中一喜,忙問:“在哪里?”血刀老祖道:“還在五里之外,嘿嘿,一共有十七騎。”狄云側耳傾聽,隱隱聽到東南方山道上有馬蹄之聲,但相距甚遠,連蹄聲也若有若無,絕難分辨多寡,這老僧一聽,便知來騎數目,耳力委實驚人。

  血刀老祖道:“你的斷腿剛敷上藥,三個時辰內不能移動,否則今后便會跛了。這一二百里內,沒聽說有什么大本領之人,這一十七騎追兵,我都去殺了吧。”

  狄云不愿他多傷武林中的正派人物,忙道:“咱們躲在這里不出聲,他們未必尋得著。敵眾我寡,師……師祖還是小心些的好。”

  血刀老祖大為高興,說道:“小混蛋良心好,難得,難得,咱們血刀門中武功強的人多,良心好的人少,師祖爺爺挺歡喜你的。”伸手腰間,一抖之下,手中已多了一柄軟軟的緬刀。刀身不住顫動,宛然是一條活蛇一般。月光之下,但見這刀的刃鋒全作暗紅色,血光隱隱,甚為可怖。狄云不自禁地打了個寒噤,問道:“這……這便是血刀了?”血刀老祖道:“這柄寶刀每逢月圓之夜,須割人頭相祭,否則鋒銳便減,于刀主不利。你瞧月亮正圓,難得一十七個人趕來給我祭刀。寶刀啊,寶刀,今晚你可以飽餐一頓人血了。”

  水笙聽得馬蹄聲漸漸奔近,心下暗喜,但聽血刀老僧說得十分自負,似乎來者必死,雖不能全信,卻也暗內擔憂,心想:“爹爹來了沒有?表哥來了沒有?”

  又過一會兒,月光下見到一列馬從山道上奔來,狄云一數,果然不多不少是一十七騎。但見這十七騎銜尾急奔,迅即經過坡下山道,馬上乘者并沒想到要上來查察。

  水笙提高嗓子,叫道:“我在這里,我在這里!”那一十七騎乘客聽到聲音,立時勒馬轉頭。一個男子大聲呼道:“表妹,表妹!”正是汪嘯風的聲音。水笙待要再出聲招呼,血刀老祖伸指一彈,一粒石塊飛將過去,又打中了她啞穴。

  一十七人紛紛下馬,聚在一起低聲商議。血刀老祖突然伸手在狄云腋下一托,將他身子托將起來,朗聲說道:“青海黑教血刀門,第四代掌門血刀老祖,第六代弟子狄云在此!”跟著俯身,左手抓住水笙頸后衣服,將她高高提起,朗聲道:“水岱的閨女,已做了我徒孫狄云第十八房小妾,誰要來喝喜酒,這就上來吧。哈哈,哈哈!”他有意顯示深厚內功,笑聲震撼山谷,遠遠傳送出去。那一十七人相顧駭然,盡皆失色。

  汪嘯風見表妹遭惡僧提在手里,全無抗拒之力,又說什么做了他“徒孫狄云的第十八房小妾”,只怕她已遭污辱,只氣得五內俱焚,大聲吼叫,挺著長劍,搶先向山坡上奔來。其余十六人紛紛吶喊:“殺了血刀惡僧!”“為江湖上除一大害!”“這等兇殘淫僧,決計容他不得。”

  狄云見了這等陣仗、心中好生尷尬,尋思:“這些人都當我是血刀門的惡僧,我便有一百張嘴,也分辯不得。最好他們打死了這老和尚,將水姑娘救出……可是……可是這老和尚一死,我也難以活命。”一時盼中原群俠得勝,一時又望血刀老祖打退追兵,自己也不知到底幫的是哪一邊。

  斜眼向血刀老祖瞧去,只見他微微冷笑,渾不以敵方人多勢眾為忌,雙手各提一人,一柄血刀咬在嘴里,更顯得猙獰兇惡。待得追來的群豪奔到二十余丈之外,他緩緩放下狄云,小心不碰動他傷腿,等群豪奔到十余丈外,他又將水笙放在狄云身旁,一柄刀仍咬在嘴里,雙手叉腰,夜風獵獵,鼓動寬大的袍袖。

  汪嘯風叫道:“表妹,你安好么?”水笙只想大叫:“表哥,表哥!”卻哪里叫得出聲?但見表哥越奔越近,她心中混和著無盡喜悅、擔憂、依戀和感激,只想撲入他懷中痛哭一場,訴說這幾個時辰中所遭遇的苦難和屈辱。

  汪嘯風一意只在找尋表妹,東張西望,奔跑得便慢了幾步,群豪十有七八人奔在他前面。月光之下,但見山坡最高處血刀老祖銜刀時立,凜然生威,群豪奔到離他五六丈時,不約而同地立定了腳步。

  雙方相對片刻,猛聽得一聲呼喝,兩條漢子并肩沖上坡去,一使金鞭,一使雙刀。

  兩人沖上數丈,那使雙刀的腳步快捷,已繞到了血刀老祖身后,兩人分據前后,大聲呼喝,同時攻上。血刀老祖略一側身,避過兩般兵器,身子左右閃動,一把彎刀始終銜在嘴里,突然間左手抓住刀柄,順手揮出,已將那使金鞭的劈去半個頭顱,殺了一人之后,立時又銜刀在口。那使雙刀的又驚又悲,將一對長刀舞得雪花相似,滾動而前。血刀老祖空手在他刀光中穿來插去,驀地里右手從口中抽出刀來,從上揮落,刀鋒從他頭頂直劈至腰。

  群豪齊聲驚呼,狼狽后退,但見他口中那柄軟刀上鮮血滴滴流下,嘴角邊也沾了不少鮮血。群豪雖然驚駭,但敵愾同仇,叱喝聲中,四個人分從左右攻上。血刀老祖向西斜走,四人大聲叫罵,發足追趕,余人也蜂擁而上。只追出數丈,四人腳下已分出快慢,兩人在前,兩人在后。血刀老祖忽地停步,回身急沖,紅光閃動,先頭兩人已命喪刀下。后面兩人略一遲疑,血刀及頸,霎時間也均身首異處。

  狄云躺在草叢之中,見他頃刻間連斃六人,武功之詭異,手法之殘忍,實是不可思議,心想:“這般打法,余下這十一人,只怕片刻間便給他殺個干干凈凈。那可如何是好?”忽聽得一人叫道:“表妹,表妹,你在哪里?”正是“鈴劍雙俠”中的汪嘯風。

  水笙便躺在狄云的身旁,只是被血刀老祖點了啞穴,叫不出聲,心中卻在大叫:“表哥,我在這里。”

  汪嘯風彎腰疾走,左手不住撥動長草找尋。忽然間一陣山風,卷起水笙的一角衫子。汪嘯風大叫:“在這里了!”撲將上來,一把將她抱起。水笙喜極流淚,全身顫抖。汪嘯風只叫:“表妹,表妹,你在這里!”緊緊地抱住了她。二人劫后重逢,什么禮儀規矩,早都拋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汪嘯風又問:“表妹,你好么?”見水笙不答,將她放下。水笙腳一著地,身子便往后仰。汪嘯風學過點穴,雖不甚精,卻也會得基本手法,忙伸手在她腰間和背心三處穴道之上推宮過血,解了她封閉的穴道。水笙叫出聲來:“表哥,表哥。”

  狄云當汪嘯風走近,便知情勢兇險,乘著他給水笙推解穴道之際,悄悄爬開。

  水笙聽得草中簌簌有聲,想起這惡僧對自己的侮辱,指著狄云,對汪嘯風道:“快,快,殺了這惡僧。”這時汪嘯風的長劍已還入鞘中,一聽此言,唰的一聲拔出,劍勢如風,向狄云疾刺。狄云聽得水笙叫喚,早知不妙,沒等長劍遞到,忙向外打滾,幸好處身所在正是斜坡,順勢便滾了下去。

  汪嘯風跟著又挺劍刺去,眼見便要刺中,突然當的一聲響,虎口劇震,眼前紅光閃動。他百忙中不及細想,順手使出來的便是九式連環的“孔雀開屏”,將長劍舞成一片光屏,擋在身前。但聽得丁丁當當,刀劍相交之聲密如聯珠,只一瞬之間,便已相撞了三十余聲。汪嘯風劍法已頗得乃師水岱真傳,這套“孔雀開屏”翻來覆去共有九式,平時練得純熟,此刻性命在呼吸之間,敵人的刀招來得迅捷無比,哪里還說得上見招拆招?只是自管自地照式急舞。這血刀老祖連攻三十六刀,一刀快似一刀,居然盡數給他擋了開去。

  群豪只瞧得目為之眩。這時十七人中又已有三人為血刀老祖所殺,剩下來連水笙在內也只九人。眾人見兩人刀劍快斗,瞧得都是手心中捏一把冷汗,均想:“鈴劍雙俠名不虛傳,他竟擋得往這般快如閃電的急攻。”

  其實血刀老祖只須刀招放慢,跟他拆上十余招,汪嘯風非命喪血刀之下不可,幸好血刀老祖一時沒想到,對方這套專取守勢的劍招,只不過是熟練了的一路劍法,心道:“好小子,咱們斗斗,到底是你快還是我快?”一味地加快強攻。群豪都想并力上前,將血刀老祖亂刀分尸,只是兩人斗得實在太快,哪里插得下手去?

  水笙關心表哥安危,雖手酸腳軟,也不敢再多等待,俯身從地下死尸手里取過一柄長劍,上前夾攻。她和表哥平時聯手攻敵,配合純熟,汪嘯風擋住了血刀老祖的攻勢,水笙長劍便向敵人要害刺去。血刀老祖數十招拾掇不下汪嘯風,猛地里一聲大吼,右手仍血刀揮舞,左手卻空手去抓他長劍。汪嘯風大吃一驚,加快揮劍,只盼將他手指削斷幾根,不料血刀老祖的左手竟是不怕劍鋒,或彈或壓,或挑或按,竟將他劍招化解了大半,這么一來,汪嘯風和水笙立時險象環生。

  群豪中一個老者瞧出勢頭不對,知道今晚“鈴劍雙俠”若再喪命,余下的沒一人能活著離開此處,大叫:“大伙兒并肩子上,跟惡僧拼命。”

  便在此時,忽聽得西北角上有人長聲叫道:“落--花流水!”跟著西方也有人應道:“落花--流水。”“流水”兩字尚未叫完,西南方有人叫道:“落花流--水。”這三人分處三方,高呼之聲也是或豪放,或悠揚,音調不同,但均中氣充沛,內力甚高。

相關熱詞搜索:連城訣

上一篇:第五回 老鼠湯
下一篇:第七回 落花流水

收藏
球探下载ios12